數位學習札記:麥可·列文–李斯特魔鬼圓舞曲

Posted Leave a commentPosted in 音樂活動

全球新冠疫情持續發展中,雖然有許多國家陸續開始解封,但要完全恢復以往地球村, 國際間頻繁交流的日子,應該還要蠻長的一段時間, 因此今年能出國學習、比賽的機會應該也沒了。 疫情絕對會改變全世界的生活方式,數位學習的腳步更快了, 無意間發現一系列的線上學習課程, 藝展國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K ART)應該是與大陸單位合作 一起招集許多音樂院教授,採線上授課的方式讓大家學習。

安德拉斯‧席夫András Schiff大師班札記

Posted Leave a commentPosted in 音樂活動

今天來衛武營聽席夫大師班,正值肺炎疫情期間,每個人都戴上口罩,進場的時候還有一個小插曲,因為管制每個人都要測量體溫,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中午走過來的關係居然連續測到37.1度,一開始還無法進場,還不少人跟我有一樣的狀況,所幸被要求留下資料戴上口罩還是可以入場。

音樂會札記:帕華洛帝接班人 亞利山德魯・巴狄亞

Posted Leave a commentPosted in 音樂活動

非常非常幸運的,得到一張友人贈送的音樂會貴賓券 查了一下資訊,最低票價1000元 沒想到到現場拿到票,是4500元的位子 居然可以坐到這麼前面!! 在第六排聆聽整個樂團就是搖滾區阿 可能因為受到疫情的影響,票房非常冷淡… 大家進場聽音樂會都需要戴口罩量體溫。     音樂會要請到兩位重量級音樂家 男高音:亞利山德魯.巴狄亞(Alexandru Badea) 以及 維也納愛樂長笛首席: 「華爾特•奧爾」(Walter Auer) 另外還有台灣兩位聲樂家以及一位長笛家合作演出。 亞利山德魯.巴狄亞被譽為世界知名男高音帕華洛帝的弟子,一開口的聲音馬上讓人著迷,似乎整個音樂廳都像是他的共鳴箱,穿透力及感染力十足,這是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衛武營的聲響是如此之好,尤其是獨唱知名曲目《我的太陽》(義大利語:’O sole mio),完全讓人想要起立鼓掌,絲毫感受不到高音的聲嘶力竭的壓迫感,在超高音域的聲音依舊是寬闊飽滿,現場聽到如此珍貴的聲音,實在是太幸運了,音樂會結束後仍然意猶未盡,真希望有機會可以聽到巴狄亞的獨唱會。 不過此場音樂會有一些可惜的地方,似乎是想要讓每一位音樂家有主奏與互相合作的機會,因此音樂會的曲目安排特別多,樂團也獨自演奏三首序曲:威爾第《那布果》序曲、蘇佩〈輕騎兵〉序曲以及羅西尼:《塞維利亞的理髮師》序曲,都是經常聽到的音樂會曲目,雖然仍有些許的失誤,但整體演出效果都不錯,不過整場音樂會節目就超過120分鐘,下午場聽完已經五點十幾分了。 音樂會另外邀請到的維也納愛樂長笛首席「華爾特•奧爾」(Walter Auer)的音色變化非常豐富,處理快速音符不疾不徐,不過樂團似乎對於此作品的掌握度沒有很好,長笛的協奏是非常困難的,器樂使用頗複雜,速度轉化以及力度張力起伏都非常明顯,樂團並沒有給予主奏足夠的支撐,從細微肢體動作與表情可感受奧爾希望與樂團可以有更多音樂交流,聆聽前面兩個樂章,我也有些神遊…直到第三樂章,樂團與長笛相互呼應的演出效果才呈現比較明顯。 此外,樂團在於一些聲樂片段也有一些失誤出現,有時似乎有迷路的感覺,當拍子很難算的時候,就特別注意到樂團首席非常專業且盡責,盡可能地計算節拍與指揮搭配,拉奏也非常明確及肯定,但是後面的團員就有一些延遲的感覺…,不過整體樂團在聲樂伴奏時的音量控制大小上已經頗具水準。 整場音樂會最讓人不滿意的曲目就是《卡門幻想曲》,並不是演出的水準如何,而是麥克風的問題!整場我都在思考是否有使用麥克風輔助(因為巴狄亞太強大),但是很確定《卡門幻想曲》是有使用麥克風輔助的,器樂在演奏協奏曲時絕大多數的時候是不會使用麥克風的,如果考量到音量的不足也還可以接受,不過!!我明顯感受到不太協調,因為演出者實際上在左側,但是我始終感受到聲音從右側傳來,甚至有辦法將聲音區分成實際演奏以及透過音響發出的聲音,聽覺與視覺的不協調感,讓我十分錯亂無法好好地去聆聽音樂的內容。 整體而言,此場音樂會十分值得聆聽,光是聆聽到亞利山德魯.巴狄亞的聲音,絕對值回票價,人聲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是最能打動人的樂器,即使不懂歌詞的任何一個字,依舊能感受到演唱者的感情而感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NPf3d4o-4s

電影推薦「蜜蜂與遠雷」

Posted Leave a commentPosted in 音樂活動

二月七號上映的音樂電影「蜜蜂與遠雷」,改編自史無前例,獲得日本文學界最重量級《直木賞》與《本屋大賞》殊榮的小說,電影描述四位對音樂執著的鋼琴家,為了夢想不顧一切挑戰國際大賽。 主要描述的四個角色,代表了不同特色風格的愛樂者,有天真無瑕的天才(風間塵)、努力不懈的明日之星(馬薩爾)、有慘痛失敗而迷惘的少女(主角亞夜)、熱愛音樂的樂器行員工(最後一次追夢的平凡老爸明石),在學習音樂的旅途中,幾乎都有遇過這些特質的同好,特別容易引起共鳴。 其實,可以參加此等規模賽事的人,都已經具有相當的天分,這四位角色都可以稱作天才,應該是大們最大的共通點了,雖然在電影中將平凡老爸明石設定成業餘音樂愛好者,平時在樂器行上班,似乎是一位再普通不過的選手,但是,試想如果沒有卓越的天分,有能力準備如此大量又專業的曲目嗎?因此這四位都是具有不凡天份的音樂好手。 因為明石這個人設的狀況與我最為接近,所以最能激發我的共鳴,相同有著另一份工作,熱愛演奏鋼琴,但是現實是殘酷的,即使擁有一些天分,在比賽與學習的過程中,始終有會出現那位”更有天分”的演奏家,因此不論是明石在海邊看著那些鬼才之間的音樂遊戲時的感慨,或是落選訪談時的悲傷,都讓我印象深刻,許多的想法及感受都深刻經歷過。 經過多年的磨練之下,必須學習接受自己所擁有的,資質永遠是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永遠比較不完,有時著實令人挫敗,但實在不需要過度執著,在自己能力所及享受音樂即可。電影之中,曾經消失數年的天才少女,居然還可以與從小不間斷練習的馬薩爾同台競爭,誰的資質更勝一籌其實也很明顯,在音樂的路上,誰可以走得長久才是最有意義的。 主角亞夜與老爸明石都將這一次的鋼琴比賽視為最後一次的試驗舞台,但喜愛彈奏的他們,已經命中注定永遠不會停止演奏,從小學琴至今,所遭遇的挫敗也幾乎數不清了,能支撐到最後的絕對是那濃厚的興趣。 決賽的曲目焦點著重在普羅高菲夫的兩首協奏曲,而這兩首也是國際賽事常見的曲目,音樂的氣氛掌控得很不錯,即使平常不聽古典樂的應該也很能感受氣氛與活力,對音樂人而言,聽完也會想要嘗試練習看看。 額外一提,在看電影的途中,主要亞夜彈琴的動作,一直讓我聯想到知名的鋼琴家愛麗絲·紗良·奧特(Alice Sara Ott),尤其是彈琴時短髮晃動的氣場,不知道當初拍攝有沒有模仿參考。 整體評論,這是一部音樂人一定要看,即是不懂音樂也推薦觀看的一部電影,非常寫實地將比賽的氣氛環節表現出來,對於原著書籍的故事更感興趣了,書中似乎表達的理念更多,已經下訂購買書籍來閱讀,如果還沒看過書,或是像我一樣懶得看書的朋友,先進到電影支持一下吧!!作者恩田陸女士也讚嘆,她說:『太完美了!導演將書中人物的堅持與包袱、描述樂音的優美、比賽的緊張和充滿生命感的悸動,都以令人嘆服的畫面來呈現,當然演員們的專業演出更是將書中角色完美活化的功臣。』

關於我的鋼琴學習、演奏

Posted Leave a commentPosted in 其它文章, 音樂活動

1992年生於新北市,自幼對音樂充滿熱情與興趣,學習鋼琴與小提琴,陸續於新北市碧華國中音樂班、台北市立中正高中、國立中山大學音樂系,最後自中山大學音樂研究所畢業,主修鋼琴演奏,先後接受林育秀老師、林雅敘教授指導,小提琴曾與李讚洋老師、鄭斯鈞老師學習,曾獲選接受旅美鋼琴家洪儷珊、法國鋼琴家修勒克萊(Hugues Leclère)、吉爾‧沙利文(Gil Sullivan)、Steven Glaser、日籍教授Saeko Kitagawa等大師指導。 經歷無數的演出與比賽,學生時期曾獲亞太盃國際音樂大賽鋼琴高中組第三名、高雄市學生音樂比賽鋼琴大專青年組優等、高雄市學生音樂比賽鋼琴大專青年組優等第三名、全國學生音樂比賽鋼琴大專青年組優等。大學期間術科成績優異,曾連續三年獲得音樂系鋼琴組術科成績優秀獎勵,並獲選為音樂系協奏曲比賽優勝於高雄至德堂擔任主奏演出《李斯特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2016年7月獲選為第十屆新逸藝術星秀大賽鋼琴組首獎,並獲選為年度金獎受邀與湖南交響樂團演出「2016湖南音樂季-永恆的經典」音樂會 湖南交響樂團報導:「呂佳能操控着黑白琴鍵,嫻熟的琴技令眾多聽眾折服。」 2017年7月獲得音符田台灣首獎大賽南區初賽特優賞第一名及全國總決賽第二名 2018年3月於台北國家演奏廳及高雄音樂館舉辦「心之蛻變」鋼琴獨奏會 2018年12月前往日本參加「第28屆日本古典音樂大賽」獲評為四等獎 2019年獲選參加第三屆新加坡鋼琴島嶼音樂節(3rd Piano Island Festival in Singapore),接受義大利鋼琴家Dario Dandela及新加坡史坦威藝術家Congyu Wang指導。 2019年月再赴新加坡參加第三屆國際古典鋼琴大賽脫穎而出獲得一等獎殊